검색
상세검색 문자입력기
승정원일기 959책 (탈초본 52책) 영조 19년 6월 22일 계유 19/19 기사 1743년  乾隆(淸/高宗) 8년

○ 癸亥六月二十二日卯時, 仁嬪祠宇擧動時, 行都承旨權𥛚, 左承旨韓師得, 右承旨李重協, 左副承旨趙明履, 右副承旨李命坤, 同副承旨李普昱, 記事官任師夏, 假注書宋德中, 記事官兪彦好·吳彦儒隨駕。上具翼蟬冠·衮龍袍, 自賓陽門, 出明政殿, 於駕前下敎曰, 正制本也, 承襲末也。此去得一宗臣, 而予則渺然矣。遣標信, 召兵曹判書徐宗玉下敎曰, 還宮時, 當歷入私廟, 展拜而歸, 此處無護衛之事, 以後上爲先上, 以先上爲後上, 馬軍先來于敦化門, 入私廟後, 月城·錦城同爲入侍之意, 分付, 可也。宗玉曰, 然則軍兵, 當爲排立, 而布帳何以爲之乎? 上曰, 布帳則止之, 可也。出駕前下敎  上曰, 初者宗臣入侍下敎中, 皆字似誤, 聞驪善外, 安興·海恩同爲入侍, 而仁嬪後孫屬近人, 竝令入參。出駕前下敎  上出明政門降輿乘輦, 出弘化門行幸, 至宗廟前下輦所, 降輦行步, 少許, 乘輦至夜晝峴甁門外降輦, 以玉轎行幸, 至仁嬪廟門外。上曰, 祗迎之人, 問其姓名, 精書以入。臣德中, 承命書進。上入廟門後, 諸臣退出。午時, 上以玉轎出廟門, 還至夜晝峴路上, 降輿乘輦。上曰, 承旨書之。今雖兼奉, 事體重, 祠宇, 令該曹修釐。日後, 依大院君祠宇例, 限年修釐事, 分付該曹。出駕前下敎  上又曰, 承旨書之。展拜伸禮, 追昔興感, 大院君祠宇展拜時, 已有前例。入侍宗臣安興君埱, 海恩君爣竝加資, 主人驪川君增, 已資窮, 雖有子, 應爲承襲者, 壻姪中一人除職。出駕前下敎  上又曰, 承旨書之。家臨隔墻, 追惟昔年, 翌朝, 遣內侍, 致祭于金貴人房。出駕前下敎  上又曰, 于今展拜之時, 臨陽夫人, 以王孫婦, 年將八十, 神氣尙强, 可謂稀矣。其令該曹, 食物比歲饌, 從厚輸送, 以表予意。出擧條  上曰, 如此殿坐處, 例爲塗褙, 而今番則不爲, 似是戶判生疎之致, 推考可也。禁喧郞誰也? 明履曰, 洪益三也。上曰, 表旗立於十字橋, 哨龍旗立於西斥橋之意, 分付。而此異於入軍門節次, 回駕時則馬軍, 皆下馬祗迎可也。行幸至私廟門外, 以玉轎入廟門後, 諸臣退出。戌時, 上以玉轎出廟門, 降輿乘輦, 遂還宮, 至宗廟下輦所。上曰, 欲爲摘奸, 而環顧左右則挾侍外, 中官無一人待令者, 此必乘馬落後而然, 事極駭然。挾侍外中官, 一倂推考, 可也。出擧條  上曰, 史官一員待命, 宗廟內摘奸。遂行幸, 由弘化門明政門降輦乘輿, 自賓陽門入宮後, 諸臣以次退出。